國 畫 創 作 方 法 亟 宜 復 古 論

(此著論曾於一九五七年發表於香港慈幼中學校刊,當時黃老師正在該校任教。)

在原子時代提倡復古,非癡則妄,必為明達之士所詬病;而本文竟
曰: 『國畫創作方法亟宜復古』,何也?少安毋躁,請詳論之。

歷史對吾人之啟示,係一種利害得失之因果;而此等利害得失,實予
後人取捨揚棄之選擇。若為利,若為害,殷鑒不遠。故反古也可,復
古也可,要亦係表示後人選擇揚棄之舉動;而此等舉動,必經過一個
時期之探討而加以決定者。今謂:『國畫創作方法亟宜復古』則對古
代繪畫發展之途徑,不可不加以概括而普遍之認識也。

我國繒畫發源甚早,其正確之年代雖難決定,大概史前期已有繒畫。
三代前,繒畫已用到裝飾上。關於此項紀載,最先見於通鑑外紀:『
黃帝作冕旒,正衣冠,視翬翟草木之華,染五彩為文章,以別表貴賤
』。此等視翬翟草木之華,染五色為文章之舉措,就是描寫自然界之
物象以作衣冠上之圖案裝飾之用。是知早期之中國畫,寶肇源於寫生
。秦漢以前之繒畫,因年代湮遠,成作無存,難以稽考;但觀歷年出
土之銅器古物上圖案花紋之精美,知當時之繒畫己十分發達。兩漢時
代之繪畫,史書已有較詳之記載。

當時名手輩出,如西漢時代以善寫人像之毛延壽、工寫牛馬飛鳥之陳
敞、龔寬、東漢之張衡、蔡邕、劉旦;三國時之曹不興、趙夫人;西
晉之衛協、張收;東晉之王廙、史道碩、顧愷之等,皆以畫名於時。
直至南朝、隋、唐名手漸多,不勝枚舉。當時,中國繒畫無所謂南宗
北派之別,要皆以寫生為本,以創作為能者也。吾人縱觀唐,宋以前
歷代畫法、畫論、自可概見。如東晉王羲之學畫於王廙,廙曾繒製孔
子十弟子圖并附一贊以勗勉羲之,贊曰:『余畫孔子十弟子圖以勵之
,嗟爾羲之,可不勉哉!畫乃吾自畫、書乃吾自書,吾餘事不足法,
而書畫固可法.......』。所謂畫乃吾自畫者,則明白說明寫畫要寫出自
己之面目也。又南期劉宋時代,畫家宗炳,在山水序中有謂: 『....
..況身所盤桓,目所綢繆,以形寫形,以色貌色,崑崙山之大,眸子
之小,迫目以寸,則其形莫睹迴以數里,則可圍於寸眸,誠由去之梢
闊,則見其彌小。今張絹素以遠映,則崑閬之形,可圍於方寸之內....
』。 此短短一段序文中,已顯示出山水畫實際寫生練習,與乎遠近大
小透視之法。至兩晉南朝以下,雖間有服膺師法而稍事臨摹者;但亦
為當時畫家及批評家所不恥。袁蒨師法陸探微,墨守成法:劉紹祖擅
於摹畫,筆法亂真,時人稱曰移畫;南齊謝赫在古畫品錄對袁蒨之評
語謂為『比方陸氏....亞美前賢,但志守師法、更無新意....』對劉紹祖
直指為『....述而不作,非畫所先』。所謂非畫所先者,則是說:『非
畫家所應先務而取法也』。隋、唐、五代、兩宋之畫家,尚競競業業
,務以寫生創作為能事。王維於山水訣中所述:『....遠岫與雲容相接
,遙天與水色交光....』。蓋水之為物,無色而透明,依天空光線之反
射而相連一色,此非曾在郊外寫生實習者所可了解。又花鳥畫家亦從
事於寫生而創作,于競為五代時寫牡丹能手,從未跟任何人學寫畫,
於幼時,因見學舍間牡丹盛開,乃命筆寫之,不狹旬而亂其真,時有
題競所寫牡丹詩曰:『看時人步澀,展處蝶爭來』,維肖維妙,可以
想見,同時代以寫山水畫著名之荊浩,在筆法記內曾有如下之記載:
『....有日登神鉦山,四望,迴跡入大巖扉,苔徑露水,怪石祥煙,疾
進其處皆古松也。中獨圍大者,皮老蒼蘚,翔鱗乘空,蟠虯之勢,欲
附雲漢。成林者,爽氣重榮;不能者,抱節自屈;或迴根出土,或偃
截巨流; 挂岸盤溪,披苔裂石,因驚其異,遍而賞之。明日攜筆復就
寫之,凡數萬本,方得其真.....』寫生松樹多至數萬本,荊浩在中國山
水畫壇之盛譽,實非偶然也。

兩宋以下,中國畫道日就衰微,自元初趙孟頫、錢選輩,提倡仿學於
前,明代董其昌倡青綠,淺絳水墨劃分南北宗於後,習畫者,囿於門
戶之見,死守成法,臨摹惡習,日見滋長。然其間之轉變,最大之原
因厥為隋、唐、五代、兩宋之前,古人成作甚少,且印刷術亦不甚發
達,觀摩不易,要作畫則非寫生獨創不可。但兩宋之後,古人成作漸
多,畫跡流傳漸廣,更因獨創之畫,功力倍加非有準確寫生技術之習
練,與乎構圖上種種之技巧,無法創造。舍難求易,人之常情,於是
遂甘拜倒於古人之下,日事臨摹,所以元、明、清以來之畫風,陳陳
相因,全乏新意,不是說某人為某家嫡系,便是說某家是某派支流,
牽強附會,務以近似古人成作,為榮幸,反古之道一至於斯!而此種
風氣直漫延至今,加以現代印刷術突飛猛進,影印畫冊充斥市閭,古
人成作價錢昂貴,退而求其次,乃以畫冊為臨摹對象,堆砌成畫,寫
人物必寬袍蓄髮,畫建築物必茅茨土牆,且有一定之型式,而無絲亳
之變化,於現代事物一無所睹,殊不知古人作畫,實以其當時所見之
事物入畫者,不少食古不化者流,亦臨摹古人所見寬袍蓄髮之人入現
代所作之畫幅中,豈非白日見鬼,毋怪乎是輩畫藝之一蹶不振也。

故『國畫創作方法亟宜復古』云者,非徒臨摹古人之跡,拜倒於古人
之下,全部接納,不加揚棄為然也。余所謂復古者,乃以寫生為本,
以創作為能,而回復隋、唐以前互宜為創作之局,則國畫前途,當放
璀燦之異彩,可立而待也,同道者亦有,感於斯文乎。

返回首頁 (Go home)



Copyright (c) 1997-2000, Wong Hok Ping Chinese Paintings website
Webmaster: <webmaster@hpwong.com>